眠灬

懒人,喜欢夜晚,目标是成为一个摄影

一碗莲藕排骨汤[忘羡]

看完心里暖得像喝了莲藕排骨汤

陈情:

–筒子们我说这是元宵节贺文你们信嘛(。)刚写完.......
–题目瞎起的,我最不会想题目了
–汪叽会不会熬汤我也不知道,内容需要他就会了hhh
–有点小私心,我真的超级超级喜欢蓝氏双璧,兄弟俩都太好了,不知道汪叽会不会对泽芜君那么说hhh泽芜君我真的超喜欢,谦谦君子温润如玉
–最后请各位自行想象doge我还不会开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姑苏蓝氏在元宵节的时候也会用红色的灯笼在路旁做装饰,这大大出乎魏无羡的意料。


“什么嘛......我还以为云深不知处只能看到披麻戴孝的人呢。”魏无羡心里想。


“你说什么?”蓝忘机问道。


“啊哈哈没啥,我说挂上红灯笼之后看上去有人情味多了。蓝湛蓝湛,今天的菜会比平时好一些吗。”


“与往常相同。不过家宴之后我们可以下山去。”


抱着蓝忘机的胳膊,魏无羡又说了一些什么话。随后两人渐渐远去。


菜上来的时候,魏无羡盯着那一盘盘颜色青白的菜愣了神。他并不是第一次参加家宴,也不是第一次吃这样的菜。少年时在姑苏求学的时候他就已经尝过这些菜。


他只是想起了江厌离。


云梦的家宴和姑苏的完全不一样,他每次吃的最多的都是江厌离做的莲藕排骨汤。平时江厌离也总给他和江澄做。


屠戮玄武洞他回到云梦之后,醒来吃的第一样东西就是莲藕排骨汤。那香气在他心头,久久不散。 


蓝忘机见他一直在发呆,轻轻地咳嗽了一声。终于唤回了他的思绪。


魏无羡定了定神,开始解决面前的菜。


终于熬过了家宴。蓝忘机和蓝曦臣打了个招呼,拽着魏无羡偷偷溜下了山。


“想去哪?”蓝忘机问。


“蓝湛蓝湛,我们去喝酒吧。这么好的日子没有酒怎么能行呢。”思考了一会儿,魏无羡回答。


找了一家酒馆,两人在二楼找了一处比较安静的地方坐下。店员送来了酒,魏无羡给自己倒了满满一碗,又给蓝忘机的杯里倒了一些。


端起碗,魏无羡一口气把碗里的酒全都喝了。


蓝忘机摁住他的手,说道:“你慢点喝。”


“哎呀,蓝湛,”魏无羡摇摇头,“我可能喝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。没事的。哈哈。”


又是一碗酒下肚,蓝忘机皱了皱眉,也没有说什么。


“蓝湛,”魏无羡先开了口。“你知道今天家宴的时候,我为什么发呆吗。看着那些菜,我想起了我师姐。以前在莲花坞,我们举办家宴的时候,都会熬一大锅莲藕排骨汤,香气都能传到很远。


“但是,”魏无羡又喝了一碗酒,“我已经很久没很喝到了。你记得那次我给你指的,我在莲花坞那边爬的第一棵树吗。那时候江叔叔刚把我带回去,因为我怕狗,他就叫江澄把那几只狗都送走了,平时也没什么人跟江澄玩儿,他就那几只狗,送走了心里自然不好受。晚上他不让我进房睡觉,我在外面走廊里害怕,就去爬树了。


“后来我师姐提着灯笼来找我,之后的事你也知道了。江澄后来也出来了,他掉进坑里摔了。我师姐背着我抱着他,总算是把我们带了回去。然后她又给我们找大夫,给我们一人热了一碗汤,我和江澄就和好了。那是我第一次喝莲藕排骨汤,特别喜欢那个味道,每次喝都能想到我师姐。”


蓝忘机听得楞了。之前他只听魏无羡说江厌离来接他,并没有说过其他的事。他知道,魏无羡不是一个喜欢把自己吃过的苦向别人吐露的人。他是真的难受了。


“我师姐一直都是一个特别特别温柔的人,对我和江澄都特别好。在那边,江叔叔和师姐对我是最好的,你别看江澄和我总是打打骂骂的,他对我就像亲兄弟一样。虞夫人除了经常罚我跪对我没有好脸色打我骂我几下之外,都没有阻止江叔叔他们这样对我。要是没有他们,也不会有当初的我,所以我才会那样坚持把金丹剖给江澄吧。”


魏无羡喝醉了。蓝忘机心里想。


以往的日子,这些话魏无羡都是憋在心里的。今天喝了点酒,而且对面坐着的人是他的蓝湛,他没忍住,都说了。


只说给蓝忘机一个人听。


魏无羡抬起头,看向窗外。喝多了酒,他的脸颊微微发红。因为距离太近,蓝忘机看的一清二楚。


窗外到处是红灯笼,人头攒动。发出的亮光映进了魏无羡的眼中,使他的眼睛分外明亮。


蓝忘机竟一时移不开眼睛,仿佛又看见了少年时那个站在墙头笑着,抱着天子笑的少年。


蓝忘机从小就被十分严格的叔父看管,教导,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孩子。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,内心中是冷淡与不屑,觉得这人真不知礼数,还是其他的感情多一些。


现在想想,真是比月光还要明亮。


晃着碗里的酒,魏无羡又喝了很多。


“蓝湛,”他再次开了口,“我曾经特别讨厌金子轩。什么时候来着,反正有一次,我师姐跟我和江澄一起去参加什么什么会,给我俩做汤,当然还有金子轩的份。但是我师姐没让他发现。一个喜欢金子轩的家仆看到了,故意让金子轩发现,以为是她送的。然后我师姐一天不小心被金子轩发现的时候,金子轩就斥责了她,跟她说很不好听的话,我师姐当时就哭出来了。我揍了金子轩一顿。我父母双亡,心里早就把我师姐当成了亲姐姐,那容得下金子轩这样欺负他。后来他知道了真相,对我师姐问的越来越多。但是我还是很过意不去。蓝湛,我师姐她配得上全世界最好的人。所以温宁误杀了金子轩的时候我心里又生气又愧疚,想偷偷去看我师姐一眼就走,谁知道她发现了,我马上又跑了。血洗不夜天那次,我师姐为了救我一命被错杀,当时我都要崩溃了。后来的事,你也都知道了。


“每次想起莲藕排骨汤,我都会想起我师姐,却是再也喝不到了。”


蓝忘机动了动嘴唇,似乎是想说什么,然而说出来却变成了其他的话。


“魏婴,我...我陪你喝。”说完,他把手中酒杯里的酒喝下。


魏无羡瞪大眼睛看了他一会儿,“行啊含光君,你今天居然没直接睡过去!来来来,等我把你喝倒!”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可思议。


一个时辰后。


魏无羡虽然年少就开始饮酒而且酒量很好,但是今天他心里郁闷竟然醉了。反观蓝忘机,已经腰杆笔直的坐着,看着对面趴在桌子上的魏无羡,抬手,把杯子里最后一口茶水送到嘴边。


杯里的就被他换成了茶。要是两人都喝醉了,搞出点什么事,蓝家的脸可要被他们俩丢尽了。


喊来店老板付了酒和茶水的钱,蓝忘机把已经睡过去的魏无羡背到身后,御剑飞回云深不知处。


终于回到了静室,蓝忘机把喝醉了睡熟的魏无羡放到榻上,去洗漱了。


回来的时候,他手里端着一盆水,拿着毛巾。把毛巾沾湿又拧干,回身去提魏无羡擦脸。他的动作很轻,生怕吵醒熟睡的人。魏无羡的脸和嘴唇都微微泛红,蓝忘机死死的盯着他的双唇,忍了半天,才把俯身去亲他的念头打消。


他脱了衣服,躺下魏无羡身边。把魏无羡搂紧之后,他在魏无羡的腰部轻轻掐了一下,低声说道:“今天的‘天天',就这样了吧。”


第二天早上,蓝忘机依旧很早起床。魏无羡起得晚他已经习惯了,而且由于宿醉,他并没有去叫他,只是坐在案几边静静地看书。


渐渐的,蓝忘机坐不住了。


平日里到了巳时,魏无羡都会醒过来,可是巳时都过去很久了,他怎么还不醒?


他走到床前,去看裹着被子睡着的魏无羡。


他紧紧抓着被子,缩成一团,脸颊通红。


蓝忘机摸了摸他的额头,才知道,魏无羡这是发烧了。可能是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喝多了酒又吹了夜风的缘故。


蓝忘机拿了冷毛巾,放在魏无羡的额头上,又握住他的手,慢慢地给他输送灵力,让他不那么冷。
每隔半个时辰,他都换一次毛巾。


魏无羡睡得昏昏沉沉,只觉得额头上凉凉的好舒服,还有人握着他的手。说了些什么,他又了睡过去。


蓝忘机坐在床榻边,听着魏无羡发着高烧,嘴里喊着他的名字,心中一动。


魏无羡早就习惯了有蓝忘机在身边,就像那个时候他看到了狗,大脑没做出反应却先喊出了“蓝湛”这两个字。


他们都是互相喊名字的,偶尔魏无羡为了调/情会喊蓝忘机蓝二哥哥,含光君等等。


两个人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叫对方名字,听起来却像是恋人之间在私底下说着最甜蜜的语言。


蓝忘机轻轻捏了捏魏无羡的手,他也慢慢地安静下来。看着魏无羡的脸,他突然有一个想法。


他把魏无羡的手放到被子里,帮他掖好被角,起身离开了房间。


他准备了莲藕和排骨,想给魏无羡做一锅莲藕排骨汤。他早就吃完饭了,可是魏无羡醒过来说不定会饿。


既然你师姐不在了,那就由我替你做汤吧。


从来没做过饭的蓝忘机,研究了一个时辰,才把汤做好。


他拎着汤罐,拿了碗和勺,回静室。


在路上他遇到了蓝曦臣。


蓝曦臣问道:“怎么了,忘机?难道是魏公子生病了?”


蓝忘机回答道:“嗯,他发烧了。说想喝莲藕排骨汤。”


“那忘机你快回去吧,一会凉了。”


“嗯,”蓝忘机顿了顿,低下头,“兄长,这是...我熬的汤,你要不要尝一尝。”


蓝曦臣颇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弟弟,一向冰冷的面上竟然带了几分腼腆。他笑着说:“好啊,我尝尝忘机的手艺。”


蓝忘机给他留了一大碗,继续往回走。


推开静室的门,一股檀香扑面而来。魏无羡已经醒过来,坐在床上,听到声音回头呆呆地望着他。


他把汤罐放到书案上,伸手去摸魏无羡的额头,已经退烧了。


“还难受吗?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他问道。


“好啦好啦,有二哥哥在呢。”魏无羡嘻嘻笑道,嗓音中有几分沙哑。


“蓝湛,你带回来了什么?”他问。


蓝忘机盛出一碗汤,拿着勺子,“你发烧的时候,一直说想喝汤......我就......”


魏无羡望着他 。


“蓝湛,你喂我。”


“好。”


魏无羡喝着汤,尝着口中熟悉又陌生的味道,眼睛中竟然渐渐地有了湿意。


自从江厌离死之后,他再也没喝过莲藕排骨汤了。发烧的时候,喝酒的时候说的话,他完全都不记得。


可是蓝忘机记得,而且,为了他,他还会特意去准备。


他喝过的最好喝的莲藕排骨汤,一碗是刚到莲花坞是江厌离为他热的,另一碗就是现在他面前的人,亲手给他熬的。


一个没忍住,眼泪从魏无羡眼中流了出来。


蓝忘机有点不知所措。“不好吃吗?”他问道。


“不,蓝湛,特别好吃。”魏无羡一下子抱住蓝忘机,把头靠在他肩上,感受着他的气息。


蓝忘机端着汤碗,僵了僵。良久,他轻轻地说:“快喝吧,一会儿凉了。”语气是和平时完全不同的温柔。


魏无羡松手,拿过汤碗,大口大口地喝起来,吃着里面的排骨和莲藕。


吃完,他放下碗,“蓝湛,你知道吗,我
以为我再也喝不到这汤了。幸好有你。”


说着,吻上了面前蓝忘机柔软的唇。


他吻得那么专注。蓝忘机盯着他看了一会,琉璃般的双眸慢慢合上,搂着魏无羡的脖子,把他压到榻上,顺手拉上了床边的帘子。


掩住了一室旖旎。


—Fin.—


感谢看到这里(折叠式鞠躬